柳宗元三戒(共3首)

  • 1.《黔之驴唐朝·柳宗元  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。至则无可用,放之山下。虎见之,庞然大物也,以为神,蔽林间窥之。稍出近之,慭慭然,莫相知。  他日,驴一鸣,虎大骇,远遁;以为且噬己...
  • 2.《临江之麋唐朝·柳宗元临江之人,畋得麋麑,畜之。入门,群犬垂涎,扬尾皆来。其人怒,怛之。自是日抱就犬,习示之,使勿动。稍使与之戏。积久,犬皆如人意。麋麑稍大,忘己之麋也,以为犬良我友...
  • 3.《永某氏之鼠唐朝·柳宗元永有某氏者,畏日,拘忌异甚。以为己生岁直子,鼠,子神也,因爱鼠,不畜猫犬,禁僮勿击鼠。仓廪庖厨,悉以恣鼠不问。由是鼠相告,皆来某氏,饱食而无祸。某氏室无完器,椸...

柳宗元三戒简介

《三戒》含《临江之麋》《黔之驴》《永某氏之鼠》三篇寓言。作者借麋、驴、鼠三种动物的可悲结局,对社会上那些倚仗人势、色厉内荏、擅威作福的人进行辛辣的讽刺,在当时很有现实的针对性和普遍意义。三篇寓言主题统一而又各自独立,形象生动而又寓意深刻,篇幅短小,语言简练而又刻细致、传神,在艺术上达到了很高的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