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泻暮檐竹,风吹青井芹。

其一

心在水精域,衣沾春雨时。

洞门尽徐步,深院果幽期。

到扉开复闭,撞钟斋及兹。

醍醐长发性,饮食过扶衰。

把臂有多日,开怀无愧辞。

黄鹂度结构,紫鸽下罘罳。

愚意会所适,花边行自迟。

汤休起我病,微笑索题诗。

其二

细软青丝履,光明白氎巾。

深藏供老宿,取用及吾身。

自顾转无趣,交情何尚新。

道林才不世,惠远德过人。

雨泻暮檐竹,风吹青井芹。

天阴对图画,最觉润龙鳞。

其三

灯影照无睡,心清闻妙香。

夜深殿突兀,风动金锒铛。

天黑闭春院,地清栖暗芳。

玉绳回断绝,铁凤森翱翔。

梵放时出寺,钟残仍殷床。

明朝在沃野,苦见尘沙黄。

其四

童儿汲井华,惯捷瓶上手。

沾洒不濡地,扫除似无帚。

明霞烂复阁,霁雾搴高牖。

侧塞被径花,飘飖委墀柳。

艰难世事迫,隐遁佳期后。

晤语契深心,那能总箝口。

奉辞还杖策,暂别终回首。

泱泱泥污人,听听国多狗。

既未免羁绊,时来憩奔走。

近公如白雪,执热烦何有。 

赏析/鉴赏

整体赏析

《大寺赞公房四首》这组诗写大寺中之情事,表达了诗人与当时相知的僧俗友人的情谊,反映了诗人陷贼、困居长安的一个生活侧面。

这四首诗描绘了大云寺的宁静。这里庭院幽胜,别有洞天。春雨时节,黄鹂穿梭于檐间,紫鸽上下于殿宇前。吹井芹,清新可爱;泻翠,依依可赏。置身此处,宗教的“高卧放任”“忘情为修”的宁静自得也对世人的生活意趣有一定的感染,使他们进入佛寺,置身清凉世界,而暂忘喧扰。在寺中“心清闻妙香”的独特体验,恬淡悠然的喜悦,的确使得杜甫感到幽居的魅力。从他后来在秦州寻置草堂来看,此时所言的“艰难世事迫,隐遁佳期后”也是颇为真诚的。

大云寺的宁静使人陶醉,不仅能欣赏优美宁静的景,其古迹也很可观。“天阴对图,最觉润龙鳞”,这些古画乃名家所绘,如此生动新鲜,引起了诗人的浓厚兴趣。大云寺东北方有浮屠,唐时称为七宝塔。《历代名画记》记载塔壁画云:“东壁、北壁郑法轮画,西壁田僧亮画,外边四面杨契丹画《本行经》。塔东叉手下画《辟邪》,双目随人转盻。三阶院窗下《旷野杂兽》似是张孝师,西南净土院《遶殿僧》至妙,失人名。”郑、田、杨画为同时所作。此三人之画为时所重,有一扇千金之说。杜甫深爱绘画,又兼有掌故以助兴,更加深他对于这些绘画的兴趣。加之常往大云寺,杜甫对这些绘画应当较为熟悉。杨契丹在七宝塔上所绘为《本行经》。《佛本行经》为刘宋时释宝云所译,内容记载佛陀出生乃至涅槃的历程,有浓厚的神话色彩,突出佛陀的伟大与神圣,乃是大乘佛教的产物。可以说,“天阴对图画,最觉润龙鳞”这样的描绘,不仅仅是一般的观看,更是在对力量与生动的观照中,还有着深度的精神交流。

杜甫写作《大云寺赞公房四首》时,不是偶然游寺,而是赴赞公之约,即所谓“深院果幽期”。从“交情何尚新”来看,此时杜甫也是和赞公相识不太久,交情虽新,但这几天杜甫一直在寺内,“把臂有多日”,终能一见如故。后来杜甫当常去大云寺,“既未免羁绊,时来憩奔走”。朱东润说,“有时他去大云寺赞公那里打听消息。这是一位有政治认识的法师,有一些消息,但是也不够具体。”不管是否打听政治消息,至少杜甫到大云寺里既可以获得赞公的招待,解决腹内空乏,又能在寺院中散心,乃至在佛教氛围中暂时忘却烦恼,倒是颇为实际的。

杜甫在大云寺内这几日暂时忘却时事家事之艰难,过得还是相当惬意的。由于二人甚为相得,又都是房琯朋友,赞公就显得格外热情。平时,赞公是个喜爱清净的人,是门虽设而常关的,“不欲与俗人过从也”,故有“到扉开复闭”之举,给人感到似乎赞公有为杜甫特开青眼的意味。不仅有“把臂有多日”的肢体语言的亲密,更有“开怀无愧辞”的开诚布公的心灵交流,生活上照顾也很周到:“醍醐长发性,饮食过扶衰。”杜甫在战乱中的长安,常常缺衣少食,有赞公提供佳馔,自然觉得美如醍醐而饱食之了。这里不仅有好吃的东西,连穿的也提供:“细软青丝履,光明白氎巾。深藏供老宿,取用及吾身。”难怪连杜甫也过意不去,“自顾转无趣,交情何尚新”,对赞公充满了真诚的感激之情:“道林才不世,惠远德过人。”

还有更直接的,是赞公的人格力量。赞公风神散朗,有一种闲静脱俗的气质。“近公如白雪,执热烦何有”,这是杜甫明显感觉得到的。杜甫在大云寺这几日,和赞公有过倾心的晤谈。他把人生的种种烦恼,世事的般般艰难,生老病死的痛苦,殷切地向赞公诉说。赞公则以佛理为他从容解说,助其解脱,使他有所悟,心病也减轻不少。“汤休起我病”,“晤语契深心”,都是这几天心灵历程的记录。“醍醐长发性”,夹在“撞钟”句与“饮食”句之间,前后俱述设斋会食情事,从精美的斋食引出佛性的觉悟,不仅赞美赞公的食物之美,更是赞美赞公的所修所言之法。赞公之法,启发了杜甫的“深心”。经过一番“晤语契深心”之后,杜甫不仅使烦恼获得暂时的安慰,佛学修养也得到进一步提高。

这组诗有不少妙句。比如其一首句“心在水精域”,典出江总《大庄严寺碑》“影彻琉璃之道,光遍水精之域”,妙处不仅在于用典恰当,更在于借“水精域”的联想,显示他离乱世红尘而乍一到此净界所生的超脱而圣洁的心理状态。次句“衣沾春雨时”,很有季节感和生活实感。“到扉开复闭”,杨伦认为是“不欲俗人过从也”,若理解为描状了战乱中寺院僧人惊惶不安、唯恐坏人闯入的神态,亦复大佳。“黄鹂度结构”写寺院和平静穆的景象,写得很有气氛。其二“道林才不世,惠远德过人”两句以东晋高僧支道林的才、惠远的德来称誉赞公,用得精当。其三“心清闻妙香”和“地清栖暗芳”两句,“清”看起来重复,但“闻妙香”见“心清”,“栖暗芳”见“地清”,着眼点一在情一在境,情境自别,字复而意不重。其四“明霞烂复阁,霁搴高牖。侧塞被径,飘飖委墀柳”四句,写出了阁映朝霞、窗销宿雾、繁被径、垂柳拂阶的绮丽景象,都非常生动。   

名家点评

其一

明代王嗣奭《杜臆》:公诗人,意适行迟,诗兴动矣。赞会其意,故“微笑索题”,景况殊妙。“起我病”,谓有好诗之癖。

清代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:此初过寺中而记其胜概。

清代浦起龙《读杜心解》:“斋及兹”,适然初款。“醍醐”“饮食”,特设矣,正述“多日”“开怀”时。仇即指及兹之斋,非是。但“开怀”自有心心相契处。吴论云“开怀享食”,陋甚。“意会”“行迟”,赞公同步,与前“徐步”“幽期”各别。结亦有神,一往幽微,尽入拈花一笑也。钟惺曰:“诗有一片幽润灵妙之气,浮动笔端”。

其二

清代施鸿保《读杜诗说》:上句乃统言所画,下句则言道子画龙,天阴尤觉鳞皆润也。(末二句)

其三

清代黄生《杜诗说》:景无最难写,惟杜写无月之景,往往能入妙。“夜深殿突兀”,摹写逼真,亦在暗中始觉其然耳。此后句句是暗中说话。

其四

清代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:此记早晨惜别之情意。 

杜甫的诗词曲代表作
杜甫(712-770),字子美,汉族,唐朝河南巩县(今河南郑州巩义市)人,自号少陵野老,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人,与李白合称“李杜”。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,杜甫也常被称为“老杜”。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,被后人称为“诗圣”,他的诗被称为“诗史”。后世称其杜拾遗、杜工部,也称他杜少陵、杜草堂。

相关诗句分类